第33章_洪主_爱去小说网

第54章洪主

  全身赤.裸着的王乐躺在一处山间小谷里的深潭水面上,心中美滋滋的想道。

“因为那些科目中的绝大多数都是你爸爸制定的,相信你小的时候你爸爸就是在教你那些东西吧,你以前虽然人不在少年军校,可你受到的教育却和少年军校中的学员一般无二,而且,你还有一个一流的教官。”

他清晰的感觉到自己身体中的内劲在迅的锐减,也不再如刚才一般凝聚了,整个人的精气神都被抽离了一小半,状态下降了太多,以他如今的战力,恐怕还不足刚才的七成。

洪主这个壮汉为人虽然看起来很粗犷,但实力真的很强,至少也是武师境四五阶的高手,对上他洪武没有半点胜算,不过他已经通知了叶鸣之,算算时间,差不多也该到了才对。

  不知不觉间,穿梭在山间密林的王乐杀到了天明。

  即便是其他试炼队成员有强援相助,王乐也有信心与其一较高下,看看到底是谁能笑到最后!

  毕竟接下来这块记录古法炼体之术的玉简,肯定是要经过黄胖子和郑歌的师长之手。

洪主  王乐接过递来的盒子,如法炮制的塞进袍袖当中再将其放入法眼空间里面。

洪主  唯一清楚的是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变化,都是因为这条龙纹身引起。

等他回来的时候,肯定已经是八阶武者了。

唯独度,却是比不过炼气流武修的。

“那还能在什么地方啊?”

“没有?”对面的武师境高手眉头一皱,一双se眼在方瑜身上打转,“没有也行,你留下,我放其他人走。”

“你们会不会开车呢?从右边车?刮到了老子的车老子就把车上拉的东西全倒在你家门口去……城管?老子难道没看见你是城管啊,城管就了不起啊,城管就不用遵守交规啊?咱们要不要到交警队去评评理!”卡车司机大概是嫌在车上骂着不过瘾,到最后,他干脆把车熄了火,打开了车门跳了下去和那些城管的理论起来,看着卡车司机那五大三粗的腰围和手上拿着的那一把方向盘锁,几个城管咽了咽口水,就那么眼睁睁的看着那些小贩们在他们眼前从容逃去。得,看来今天的罚款任务不容易完成了。

  找到厂里面的焚化炉之后,隐身的王乐将放置在法眼空间内,九个大黑色塑料袋扔进了炉子里。

  隐身的王乐站在炉子前喃喃自语完后,没有逗留就离开了垃圾处理厂。

  所以王乐很快就收起透视湖底地下空间的视线,不再浪费功夫。

  话音还未落地,黄胖子就拍着胸脯保证道:“老弟你就把心放在肚子里吧!哥哥我一定会给你个满意的交待!”

这次的反应时间是三秒钟。

“或许还有机会。”洪武心中忽然一动,问道,“叶先生,不知道比武什么时候开始?”

在下午三点多的时候,龙烈血他们的车队终于驶到军营了。那座军营建在山脚下,地势有些高,占地很广,像一个不小的市镇。军营里面的道路两边种了很多高大的云南松,在这座军营的正门前,还有一条不算宽的小河,军营的正门建在一个拱起来的土岗上面,小河就从土岗下面流过,小河两边的堤岸上长着密密的杂草,有黄有绿,那些杂草生得很茂盛,龙烈血从车内看去,小河大半的河面都被遮住了,让人分不清河水的深浅。

洪主叶鸣之神色忧郁,叹道:“那位武尊境高手取走的宝物是镇压那一座宫殿的至宝,如今至宝被取走,那座宫殿对立面那些魔兽也就没有了束缚力,很快那些魔兽就会冲出来。”

  如今放松下来,仔细回想先前通过破妄法眼对那遗址空间的透视观察,给王乐的感觉就是那里除了难以想象,仿佛能自成一方天地的大以外,还是就是给人带来一种无法言语来形容的苍凉和绝望感。

楚校长,我刚才说过,我的离开并非是因为物质上的原因,我之所以离开,最根本的原因是对这里的失望,我教出来的学生,我希望他们都能在适合的岗位上挥他们的专长,为国家做出自己的贡献,他们在学校的时候很多人也是这样想的。可你知道在我教出的两批学生当中他们现在有多少人在研究数控系统吗?一个都没有,一个都没有!而这,正是我要离开的原因。洪主

  就在众人冷汗淋漓的时候,王乐突然开口说道。

洪主“听说闫正雄在生存试炼的时候排名第七,可比洪武第十的排名高了两三位,相信他的实力肯定比洪武强得多,这一战洪武算是遇到对手了,多半会以失败告终。”有人揣测道。

一道刀芒将洪武劈飞,他躲闪及时,并没有被刀芒正面击中,但即便是一点溢散出来的劲气依然让他大口吐血,遭受了重创。

操!

  关于这条真龙纹身的种种神秘,一直以来王乐都没弄清楚。

劲气迸射,席卷而来,庞大的气势令洪武变色。

而且,他如今还是武者四阶,可以在属于武者四阶境界的赌斗中大放异彩,横扫众人。

“一面古碑而已,我怎么觉得光是那浩荡出的黑雾就能杀死我?”

“通圆山那里有一件案子,看样子很棘手,冯处要我过去处理。”

  话音还未落地,黄胖子就拍着胸脯保证道:“老弟你就把心放在肚子里吧!哥哥我一定会给你个满意的交待!”

郭老师说完一坐下,大家就都笑了起来。

  因为这空间之大,远超自己的想象,如果不亲身进去的话,单凭破妄法眼的透视,短时间内是很难找到的。

“向前看!”

洪主洪武心里五味陈杂,但却没有说什么,耐心的听着。

  这时徐耀扬恨恨的说道:“陈天旭那个老贼看来留了一手,只说了这一个藏匿地点,其它的都没说出来。”洪主

朴实的小沟村的村民,选择了朴实的表达自己尊敬与感激的方式……洪主

  郑歌点头同意道:“没错,留着这颗神秘种子,算是给自己留个念想,也许哪天就在机缘巧合下弄清其中的秘密了。”

“危险!”洪武头皮一炸,连忙抽身后退,以战刀格挡开獠牙。

开学第一天有六节课,对于大一的新生来说,第一学期的课几乎都是公共课,通常都是几百号人挤在一间阶梯教室里面听老师讲,这对于那些刚刚从高三进到大学里的新生来说,无疑是很新鲜的。当第一节公共课的老师开始点名的时候,葛明才夹着几本书慌慌张张的找到了教室。

一场大机遇,大灾难?

“好了,我相信经历了这次的生存试炼,你们都有自己的领悟,在这里我就不多说了。”徐振宏语气一转,道:“现在,一个个排好队,依次登机,试炼结束了,我们现在就回去。”

“你不是喜欢你们班的任紫薇吗?前几天还写过情书给人家,他们都说,因为你的情书写得太那个了,把任紫薇都气哭了,任紫薇的好朋友范芳芳为了替她出头,把你给打了一顿。”说到这里,那个美女的一双秀目在瘦猴身上来回的扫了两遍,“怎么,你的伤好了么?”

在今天以前,龙烈血一直都不知道,有的人,可以在微笑的时候流泪,笑很美,泪也很美。这是一种复杂而矛盾的生理活动,同样复杂而矛盾的,应该是那个流泪人的心情吧!

“人找到了?”为的板寸年轻人神情一动,立刻冲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其他人也是齐齐的转身,而后不约而同的冲进了竹林里,一共二十几人,一转眼间就汇聚到了竹林中。

看到龙烈血来了,宿舍区报刊亭里的那个四十多岁面孔黝黑的男人比划着手势,“呜……呜……呜”的叫着。

  说完后,郑歌随手将存放这颗神种子的盒子重新盖上,然后就往王乐手里递了过去。

看着这一幕,周围的人都被刘祝贵的嚣张气焰吓住了,只等刘祝贵他们一伙人走了,众人才上前将王利直的老婆唤醒,将王利直抬到早已破烂不堪的屋中,王利直的老婆醒来了,看清周围的一切,便嘶声力竭的大哭,王利直则抬到屋中便没有醒过来,只是嘴角不断冒出血沫。

洪主“除了以上念到的男女学员共六只队伍外,在座的各位领导和长还评出了两只表现优秀的队伍,它们将获得这次汇演的‘精神文明特别奖’。”

头狼的度实在是太快了,根本就来不及躲闪,他只能拼尽全力,以寸劲杀迎击,一股蓬勃的柔劲自他身体中迸,传递到手臂上,一连数道寸劲透拳而出,轰杀向头狼的利爪。

  所谓事情反常,必有妖。洪主

“他们撤了!”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