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_巫峡棺山_爱去小说网

第72章巫峡棺山

那个人的耐性很好,他站在龙烈血刚才站的那个地方,除了中间看过一次表以外,他都不言不动的站着,除了对周围的动静比较敏感以外,那个人并没有表现出急躁的样子。

半个小时之后,运输机来到了一片山岭上空,自运输机窗户看下去,一片苍翠碧绿映入眼帘,一颗颗挺拔的树木交错丛生,枝叶纠缠,随着山脉起伏,一直蔓延出上百里开外。

  因为他拥有的破妄法眼异能,还有在武道上的突飞猛进,无一不是跟他身上的真龙纹身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巫峡棺山“就这样你就判断蒋为民死了?”

毕竟是已经进入华夏武馆的人,徐涛虽然以掌代刀,但武技就是武技,乃是前人无数智慧的结晶,绝不是洪武这样的野套路能够比拟的。因此,从一开始洪武就被徐涛压着打。

  所以这个当下,关于猎杀吸血鬼获取战功积分的事情,在王乐脑海里转了一圈就抛之脑后,更多的则是在想着那湖泊地底深处的遗址空间。

“我赌洪武一场赌斗就会被打趴下,一百华夏币!”

巫峡棺山龙烈血皱了皱眉头,这种被人当作大熊猫的感觉实在让他讨厌,这原本就是跟他无关的,要是换作别人,他早就一走了之了,他可没有闲心在这里看别人表演浪漫,但赵静瑜轻轻的在身后扯了扯他的衣角,看着赵静瑜软软的目光,不知为什么,龙烈血的心也软了。龙烈血停下了脚步,站在赵静瑜的旁边,想看看这个林鸿还准备玩什么花样,顺便的,他也想看看赵静瑜怎么处理这件事。

巫峡棺山“雪儿,你别哭,我知道是我不对,一走就是一个月。”洪武一见女孩子哭就慌神,急忙道:“雪儿你看,我给你买了条裙子,还给林叔买了瓶好酒,对了,林叔快回来了吧?”

“天哪,军训还有两周呢,我们的火腿肠也没有了,我长这么大从来没有像现在那么渴望吃到一点肉,那以后的日子该怎么熬啊!”

一直走到龙烈血的身侧,小胖才现龙烈血看的居然是一颗陈列于橱窗中的炸弹。那颗炸弹已经锈迹斑斑,看样子已经有些年份了。

“要说,刘祝贵这狗日的也真能一手遮天,闹出了这么大的一件事,差不多地球人都知道了,也没听说他们乡里政府啊,派出所啊什么的有点什么动静!”

对于武修来说,内劲法门或是炼体法门就像是一棵树的树根,而武技和身法就像是枝叶,树根最重要,但深埋在泥土里,大树要想向人们展示自己的生命力就需要依靠枝叶。

顾天扬那时候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是充满了担心的,听说云南的少数民族很多,风俗也很怪,不知道龙烈血是不是少数民族,自己好像没有问过,龙烈血到时候可不要弄一些什么少数民族奇奇怪怪的东西出来让大家吃才好!

“我记得最后孙先生和那莫名魔兽是往那个方向而去的。”洪武确定了方向,往孙敬之最后消失的方向而去。

  这时徐耀扬恨恨的说道:“陈天旭那个老贼看来留了一手,只说了这一个藏匿地点,其它的都没说出来。”

“的确。”洪武点头,“我刚才在擂台馆赢了一场,前厅的工作人员都是直接将赌金转到我的学员卡上的,我想我们的学员卡肯定都是有限制的,外面的钱根本就转不到上面来。”

八十四个人的报数,不到一分钟就报完了,而另一边,女生的队伍也开始报数了。

古城实在太大了,绵延出很远,洪武等人只能往偏僻的地方走,希望可以避开那些魔物。

“怎么了,一进门就臭着一张脸,不会是舍不得你的这瓶洗水吧!”顾天扬穿好了衣服,有些嘻嘻哈哈的说道。

在隋云回答完以后,在两个男人中间是长达三分钟的沉默。

巫峡棺山  三炼其经脉窍穴……

当然,这所谓的前进一步并非是踏入七阶武者境界。

“行!”洪武笑着点头,和刘虎一起登上电梯,上到第38楼,他们的修炼室就在第38楼。巫峡棺山

  郑歌跟着点头附和道:“我甚至怀疑这颗神秘种子是不是真的来自上古时代。”

巫峡棺山当龙烈血和隋云进来的时候,这个面积约一百多平方的水泥建成的地下观察所内,只有12个人,12个军人,一个军人操控着摄像机,一个上校安静的提着一个黑色的手提箱像一尊石像一样站在屋中的一个角落内,他的旁边,是一个用双手捧着一个盘子的军人,盘子用红色的绸缎盖住了,不知道是些什么东西。除了这三个人以外,屋内剩下的9个人,没有一个人的年龄在5o岁以下,这九个人,除了一个人以外,其余的都穿着各自的将军礼服,那些灼热的视线最多的就是来自他们,再看他们的肩章,除了一个人没戴军衔以外,其余的人,均是上将,可以豪不夸张地说,zh国此刻军队的心脏就在这里跳动着,龙烈血眼睛一扫,已经认出了他们的身份,有几个人的面孔经常出现在电视中,那个看起来特别激动,穿着一身雪白色海军礼服的就是海军司令员聂靖波上将,在聂司令旁边,有着一对浓浓的卧蚕眉,双目开合之间精光时隐时现的应该就是全军的总参谋长郭光武上将,还有那个身材高大威武,全身骨骼仿若铁浇,双目不怒自威,脸上很少看到笑容的老人,就是有“军胆”之称的梁震天上将,还有……

  而这次只能靠自己了。

“……在人人都以穿西装革履为荣的时候,我脱下了自己的西服,穿起了长衫,现在的我现,一个民族,如果不能保留自己的文化,自己的传统,自己的历史,那么即使它再有钱,再强大,灭亡,也就是他唯一的归宿……”

地球上的任何一个人,无论他有什么信仰,出生在什么国家,站在哪一个阵营,有什么样的政治见解,倾向于哪一种意识形态,他们,也许不是所有人都会喜欢这个老人,但他们所有人,都不得不重视这个老人,因为这个老人所说的每一个字,每一个眼神,乃至每一个模糊的暗示,都将影响到地球上无数人的命运。他,十二岁出国求学,二十三岁回国,同年,就加入了军队,身经大小战斗战役上百,五十一岁的时候脱下军装离开部队跨入zh国政坛。他,曾经四次登上m国《时代杂志》封面,先后两次被《时代杂志》评为年度风云人物及本世纪地球上百位影响力人物,国外一位来zh国访问的国家元在和老人会谈的时候曾经用这样一句俏皮的话来形容这位老人的影响力――“如果您今天感冒的话,地球明天就会打喷嚏!”,这位老人当时温和的笑了笑,也说了一句经典的话,“无论是谁,如果他身后站着占地球五分之一人口的民众,身前站着曾经横扫过十多个国家联军的五百万军队,并且手里还有一个控制着上千颗核弹头的按钮的话,他要感冒,地球确实是会打喷嚏的,不过感冒事小,我们最好希望这个人不要烧!”,老人谈笑的一句话,立刻让两伙人忙得鸡飞狗跳,一伙人是远在大洋彼岸的m国人,据说当时的美国总统在通过特殊渠道在第一时间知道老人的这句话后,立刻就把还在睡觉的m国cia的局长叫到了他的办公室,一顿破口大骂,因为cia的局长告诉他,zh国只有三百多颗核弹头,但老人亲口所说zh国有上千颗核弹头,误差太大了,要是搞不清楚的话,m国总统睡觉都会失眠,cia的局长被总统骂得挺郁闷的,他连夜回到了总部,又把那些还在睡觉的,度假的人召了回来,把总统骂他的话再加上他自己的创新还给了手下的那些人,据说cia曾每年都为此拨出大笔的经费,成立专门的调查机构以用来搞清楚zh国到底有多少核弹头,但至今无果,从那以后,m国人就一直在联合国叫嚣着各国核武库的透明化及核裁军,但没人鸟他。另一伙被老人一句话搞得鸡飞狗跳的人近在我们的身边,当时bd岛上的一群无耻政客为了把bd岛从祖国分裂出去,在非洲大搞金元外交,以求得非洲某些小国对它的认同,终于,在大把美金的猛砸下,一个眼神如果不好的人在地球仪上都找不到的非洲小国终于向他们抛出了橄榄枝,同意“两国”建交,并邀请bd岛上的“总统”以国家元的身份对那个小国进行国事访问,这一“外交”上的“胜利”,被那些无耻政客在报纸电台上大肆吹嘘,自诩为“这是‘我国’外交史上的重大‘胜利’,是bd走向国际舞台的开始,是翻开bd历史新纪元的第一缕曙光……”可惜的是,让这些人沾沾自喜的“胜利”“开始”“曙光”在那个老人那番讲话后的第二天就“失败”“结束”“黑暗”了,那个非洲小国第二天就表声明撕毁了他们前两天做出的建交承诺,让bd“总统”以国家元身份对那个小国进行国事访问的计划也泡汤了,他们事先投入的钱也打了水漂。这一变故,对那些无耻的政客来说无疑等于在高兴的时候被人当头打了一棒,在正要**的时候被人朝小弟弟上洒了一把石灰,这一棒把他们打得头破血流,这一把石灰差一点让他们就阳痿了。他们气急败坏,派外交特使去找那个非洲小国的外交部长理论,可那个外交部长已经成为过去时了,那个从小就扛着枪长大的非洲小国的总统把他们“前”外交部长被割下来的头放在了bd岛外交特使的面前,bd岛外交特使的脸当时就白了,那个小国的总统对bd岛外交特使说,你们要谈的话就和他谈吧,你们的钱也找他去要吧,是他答应和你们建交的,也是他答应让你们的总统来访问的,他在答应你们的同时也顺便欺骗了我,他没有告诉我这样做的后果,除了功夫片以外,我以前对zh国的了解很有限,他没有告诉我这样做是与一个什么样的国家为敌,我不是傻子,五百万军队是什么概念?它比我们国家的总人口还多,任何把我当成傻子的人在我看来他的意思都是想试试究竟是他的脖子硬还是我们部族的刀硬,等你们有了数百万的军队与上千颗的核弹头以后再来吧,我的新的外交部长告诉我,让一些人头脑热就像赤手空拳的去偷一只狮子的牙齿那样危险……

这一战洪武胜得很辛苦,但一切都是值得的,他似乎看到了白花花的钞票在向自己招手。

“你现在和小胖一定到了学校了吧,我现在在这边很好,我爸爸和妈妈今天刚走,他们非要送我来学校,其实我猜他们是想找个机会出来旅游一下,这两天他们帮我买了好多东西,我宿舍的箱子都要装不下了,我们宿舍住了四个女孩,现在还不怎么熟,爸爸妈妈一走,虽然我的箱子是满满的,但我的心一下子却变得空荡荡的。

  “把话放出去,期限已经到了,今晚12点之前,叫苏家把地盘让出来,不然我王乐会在12点之后带人登门拜访!”

出到外面,看到没有什么外人了,葛明才把刚才的事说了出来,葛明说的事在龙烈血看来只是毛毛雨,唯一让龙烈血有些意外的,是这件事居然也把自己扯了进去,龙烈血一边听葛明在那里说着,一边感到有些好笑,不知道天河和瘦猴他们知道了会是个什么表情呢。

  王乐也没有送黄胖子和郑歌的意思,等二人离开后,王乐就盘坐在草席上,同时不忘从自己的法眼空间里重新取出记录古法炼体之数的白色玉简。

  随即大奔启动,就往王乐的半山别墅住处行驶而去。

又打开了另一间房子,房间里空荡荡的,只放着两台健身器。

  二炼其皮肉筋骨……

巫峡棺山真正的较量现在才开始。

  隐身的王乐站在炉子前喃喃自语完后,没有逗留就离开了垃圾处理厂。巫峡棺山

“――历届学长入学时血泪经验的总结――”巫峡棺山

咬着牙,忍着痛,“啪,啪!”三人又整齐的站在了龙烈血的面前,脸上没有半点表情,仿佛刚才被踢出去的不是他们。龙烈血看着他们,整整十多秒,一句话都没说。

  要是一直在联盟大军控制的地域范围,或者是吸血鬼控制的地域边缘,王乐就算是想要大开杀戒,单单为了寻找吸血鬼,都不知道要花费多少功夫。

  “要是这世上真有烛龙的存在,那么同样贵为神兽的真龙也就存在了。”隐身的王乐默默在心中想道。

  所以王乐很快就收起透视湖底地下空间的视线,不再浪费功夫。

一阵酸麻感弥漫了他的整条手臂,令他不由得苦笑,“五阶武者就是五阶武者,一斧头就震得我手臂麻,若不是我们几个联手还真对付不了他。”

在场的人全都有些迷惑,究竟会生什么,怎么又是机遇又是灾难的?

  要知道在这之前,无论是任何机关或者阵法,例如成吉思汗地下陵寝,都没能逃过破妄法眼异能的破解。

“洪师兄。”一路上,一些个年轻的学员都向他打招呼,他们都是在洪武进入武馆半年后才进入华夏武馆的,虽然和洪武一样,都是一年级生,但算起来的话洪武的确是师兄。

  郑歌跟着点头附和道:“我甚至怀疑这颗神秘种子是不是真的来自上古时代。”

“话是这么说,可我就是不甘心啊。”被叫做龙二的年轻人三角眼放光,“哥你想啊,一群四阶武者,一个五阶武者,他们身上得有多少魔兽耳朵?随便漏点出来就够咱们进前49oo名了。”

一声大响忽然自远处传来,震耳欲聋,整个古城都在摇动,像是地震了一般,一股黑色雾霭升腾起来,笼罩了一片空间。

巫峡棺山擂台馆虽然可供学员们切磋比武,但武馆是严禁生死相搏的,因此在擂台馆比武都不准用武器,只能空手。当然,将武技修炼到一定境界,即便是空手依然有着强大无比的战力。

一种莫名的压力横亘在洪武心中,他随便吃了点东西便开始修炼《混沌炼体术》,不浪费一分一秒。

“我说是谁,原来是411宿舍的几位啊!”对面带头的那位怪声怪气的说到。巫峡棺山

  因为这空间之大,远超自己的想象,如果不亲身进去的话,单凭破妄法眼的透视,短时间内是很难找到的。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