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_雨花阁_爱去小说网

第12章雨花阁

  要是一直在联盟大军控制的地域范围,或者是吸血鬼控制的地域边缘,王乐就算是想要大开杀戒,单单为了寻找吸血鬼,都不知道要花费多少功夫。

“老李,今年地里头收成还不错吧?”

“我猜3o。”

雨花阁  穆熙妍听到自己的男人说出这番话,不禁感到一股子心酸,莫名的悲从中来,不顾周围还有外人,直接趴到了王乐的怀里,再也不说话。

  穆熙永和徐耀扬当然不敢有什么意见,连忙点头称是后,就率先告退,待在这儿,实在太过压抑,还是先避开的好。

“这是学校工作没做好,我刚才那一躬,算是代表学校给大家道歉!因为今年学校扩招,很多工作都没做到位,还请各位同学体谅!”

  但这次王乐试图通过破妄法眼来寻找进入湖底地下遗址空间,显然是失算了。

雨花阁“只有这样,才能解释剩下的那几个人手里面没有任何‘武器’的原因――他们根本来不及拿什么东西,试问如果你在吃饭的时候看到自己的同伴被别人用一件‘凶器’砸得满脸开花,你会赤手空拳就冲上去吗?也许有人会,但却不是所有人都会,至少,你会想找一件足够给你对付‘他’的东西你才会冲上去,而现场,这几个人几乎还来不及拿什么东西就被人打昏了,从人在这种情况下生反映到动作的时间来看,他们连拿一件东西的时间都没有,也许仅有一个……”王哥置着昏迷在最外边的那一个人,“估计开始的时候这个人站得最远,所以可以转身去拿东西,你看那张椅子,还有那张桌子的靠那几个人最近的边缘位置的那个椅子的空缺,那个人站得最远,但留给他的时间也只够他转过身拿起了一把椅子,但看样子他拿的椅子还来不及用这场战斗就结束了!”

雨花阁  对于王乐来说,其它神兽存在不存在跟他没半毛钱关系,但传说中的真龙是否存在,那关系可就有点儿了。

下山了,走在前面的张老根不知道想起什么,回头看了一眼跟在后面的龙烈血,“我听说,烈血今年高三了吧,好像刚刚才高考完,烈血这孩子,斯斯文文的,一看就是读书的料,不知道烈血报考的是什么学校啊……”

“现在整个古城都陷入了混乱,城门被封,不知道我们还能不能活着走出去。”方瑜忽然一叹,苍白的脸色很不自然,有种病态的美,令人心疼。

  王乐也没有送黄胖子和郑歌的意思,等二人离开后,王乐就盘坐在草席上,同时不忘从自己的法眼空间里重新取出记录古法炼体之数的白色玉简。

“是!”那个男生大声地吼了一句。

那一拳是打向瘦猴的左胸的。

  穆大小姐没好气的训完后,客厅里沉闷的气氛顿时就缓和了不少,空气也重新流通了起来。

  话音刚落,就见黄胖子毫不犹豫的回道:“哥哥我现在就去找师尊他老人家!”

村民们沉默了,可是在沉默中又好像在期盼着什么,偶尔遇到了,只会有一些奇怪的交谈。

  想到这里,王乐就闭上眼睛,静下心来赶紧将这古法炼体之术的内容仔细记下,不敢有半个字遗漏。

  隐身的王乐站在炉子前喃喃自语完后,没有逗留就离开了垃圾处理厂。

“好敏捷的身手!”楚震东心里暗暗赞叹了一句。

“瘦猴,你眼睛里面的是什么东西啊?”

雨花阁  王乐摸了摸鼻子,苦笑回道:“如果南天前辈没有骗我的话,那就是了。”

  唯一清楚的是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变化,都是因为这条龙纹身引起。

此刻,刘虎正看着广场上那巨大的电子屏幕,有些不高兴,“都是因为我被偷袭受了伤,要不然最后几天我和洪哥还能弄到不少魔兽耳朵,我的成绩也不会只排到第九了。”雨花阁

“来了!”睡在门口处的一个兄弟低声的喊了一声,那些低语和那火红的烟头在下一秒钟就消失了,屋子里一片静谧,在教官雷雨走进这间屋子的时候,屋子里甚至已经有了细微的鼾声,雷雨带着手电,每张床上看了一下,然后就走了。

雨花阁“啪!”

“咦,小胖、天河,你么两个的脸是怎么回事!”瘦猴他老妈眼睛挺尖的,小胖和天河的脸上还有一点昨天晚上标准测试留下来的“痕迹”,瘦猴他妈一眼就看出来了。

楚震东笑了笑,看着龙烈血的眼光中多了一些东西。

“虎子,我先帮你处理一下伤口。”洪武自背包中取出伤药和纱布,酒精等医用物品,先将钉在刘虎肩头的长剑折断,拔出,然后才在刘虎的伤口上洒上酒精消毒,敷上伤药,用纱布包好。

刚上了还不到一周的课,再一次,无奈的,不知不觉中,龙烈血又被推到了万人瞩目的聚光灯下……

“你们不是奇怪我这一个月上哪儿去了吗?”洪武一边给林忠平倒酒,一边解释:“我这一个月就是去参加入馆考核去了,经历一个月的考核,我运气好,过了关,两天后就可以去华夏武馆了。”

“没想到这金鳞水蟒都伤成这样了还如此厉害,洪师兄,你为我掠阵,我上去对付这条大蛇。”刘虎抄起板斧,杀向金鳞水蟒,一人一蛇瞬间就纠缠在了一起,斧光翻飞,蛇身扭动,有鲜血迸溅开来。

  随即就见隐身的王乐看向面前不远处的吸血鬼。

这个数字把小胖吓了一跳,就算他老爸再有钱,这2o万也毕竟不是一个小的数字,一般的家庭都不一定能拿得出这么多钱,他现在手上的钱连上在军训中赚到的那些也就是三四万多一点,这起码还差15万呢。要是向老爸要的话,也不知道他给不给?

“不要乱动,就知道打打杀杀,这件事最好平稳解决,不要闹出大的乱子,要知道这一次王利直的事虽然解决了,可家里光送钱就送了差不多八千块,才打点下来,难道你希望再出点事,家里再往外去求人送礼吗?”刘祝贵以罕见的严厉语气骂了老二,心里有些话还是没说出来,只要老三大学毕业,凭着大学的学历,再把他弄到县政府,家里将来才好有个依靠,这两个儿子,如果自己死了,还不知道会混成个什么样子,如果现在和龙悍对上,那么,无论怎样,都不会有自己希望的结果。

洪武抬头,心中黯然,头狼已经向他扑来,其他几头魔狼也行动了,一同扑向他。

  王乐也没有送黄胖子和郑歌的意思,等二人离开后,王乐就盘坐在草席上,同时不忘从自己的法眼空间里重新取出记录古法炼体之数的白色玉简。

雨花阁这就是古武世家的底蕴,他们传承有先辈留下来的玄妙武技,修炼心法,甚至还有一些可怕的秘术。

“难道黑炭不收拾我们了!”冲回屋子里,大家都把湿了的衣服裤子袜子之类的东西换了下来,顾天扬一边换一边有些喜疑惑的问道。雨花阁

  王乐甚至相信无论换谁在那处空间里待久了,都会疯狂到恨不得杀了自己。雨花阁

  如果真给狸猫换太子掉了包,那他王乐可就真是哭都哭不出来了。

生撕魔狼,这得要多大的力气才做得到?

看着胖子似乎有些语无伦次,黑衣人终于忍不住拍了他一下,胖子浑身一震,清醒了过来。

  此时王乐通过刚才的聊天,就已经知道眼前这两只吸血鬼是价值十个战功积分的公爵吸血鬼。

  王乐开启了破妄法眼的龙隐异能,才潜入垃圾处理厂。

  郑歌点头同意道:“没错,留着这颗神秘种子,算是给自己留个念想,也许哪天就在机缘巧合下弄清其中的秘密了。”

  黄胖子和郑歌都笑着点头应是,然后也没有再废话,转身就先后出了住处帐篷消失在王乐的视线当中。

龙烈血一直在静静的听着龙悍讲着小沟村的事情,从龙悍的语气里,龙烈血听到一丝不知道是愤怒还是哀伤或是无奈的东西,对王利直,他还是有印象的,那是个一直兢兢业业、老老实实做着自己本份事情的本分人,王利直和他家的关系,可以追溯到他母亲这边的上一代,也就是龙烈血他从未见过面的外公那一代,当时王利直的父亲和龙烈血的外公是从小玩到大的朋友,两个人拜过兄弟,两家互相之间多有照顾,在龙悍来到小沟村和龙烈血的母亲结婚的时候,因为那时龙烈血的外公外婆均已不在,龙悍也是入乡随俗,农村里的婚事虽然在特殊年代一切从简,不求奢华,不过也颇多繁杂。而王利直当时对龙悍与林雪娇的婚事的繁杂之处出力很多,在龙悍因劈人被警察带走的那一段时间里,龙烈血尚在襁褓之中,村里人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都对他退避三舍,这个时候,是王利直站出来,把龙烈血带回自己家中抚养,虽然时间不长,只有一个多月,直到龙悍回来。出于这些,龙悍一直对王利直很照顾,开始的时候,王利直的老婆因为要给王利直看病的缘故,曾报着试一试的心态来和龙悍借过钱,让王利直的老婆料想不到的是,从龙悍这里得到的东西,比她预料之内的多得多,龙悍基本上每年都会给王家一笔钱,让王利直看病和维持一般的家庭用度。

  随即就见黄胖子撇了撇嘴,道:“难怪联盟长老会舍得将这神秘种子给送出来,原来是屁用都没有。”

刘虎站在洪武身边,也是神情淡然,胸有成竹,以他武者四阶的修为,过关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了。

  这一瞬间,王乐就感到自己的脑海“轰”了一声,一阵晕眩!

雨花阁  客厅里,穆熙永等人感觉到闷湿的空气中,有寒风扫过,身上不自觉的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怎么都消不掉,仿佛已经看到眼前的这位爷站在尸山之巅俯视着他们。

  顿了顿,王乐拍了拍穆熙妍的玉手,幽幽的继续道:“而我,只能通过杀人,目前来说,也只有杀人,并且要做到极致,让和我作对,想要与我王乐作对的人们感觉到恐惧绝望,才能证明自己不是懦弱的,可以任由别人来揉捏。”

“楚校长说得太好了,我们这些做下属的都应该像楚校长学习学习!”雨花阁

“死小胖,你还我饭票!”天河隔着桌子去掐小胖的脖子,于是再加上瘦猴,三个人打闹了起来。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